回首頁 分隔線 聯絡我們 分隔線 ENGLISH 分隔線 網站導覽 分隔線 訂閱電子報:
社團法人台灣關愛之家協會
我要捐款 捐款芳名錄
 
關於協會
首頁 >最新資訊 > 個案故事  
最新資訊 ─ 個案故事
 
心心的眼淚
2011-01-17

「我真的很感謝在我最無助的時候,你們無條件幫助我,如果沒有你們關愛之家、李哈拿及菲律賓在台辦事處的協助下,我想我應該沒辦法在還走的動的時候,帶著我心愛的寶寶「心心」(化名)回去我的故鄉-菲律賓。」瑪莉‧貝絲(化名)在桃園機場出境大廳,很激動的緊緊抱著楊捷掉著眼淚,哽咽地說著。


懷抱理想來台 逃跑擺脫剝削

    從菲律賓某大學畢業的貝絲,跟一般年輕人一樣懷有很多理想,希望積極認真的工作,可以賺錢幫忙養家。因為她的學識還不算低,所以順利的在華人街找到由華人經營的公司上班。但是工作了好幾年,貝絲每個月的薪水還是只有約台幣四千元,根本無法支應家中的基本開銷。當她聽到很多同學、朋友到台灣幫傭,都可以賺不少錢寄回家,因此在2005年的時候,她透過仲介介紹到台灣打工,無非希望可以幫家裡多賺一點錢。因為她是透過仲介來台幫傭,因此每個月的薪水幾乎大半都必須繳付仲介費用,且第一年每個月她實際拿到的薪水也只剩下三、四千元,雖然第二年開始實際拿到的薪水可以慢慢增加,但對貝絲來說,心中還是有股很大的壓力。貝絲認真的想著這個問題,她說再這樣下去,我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存到錢,才有辦法改善家人的生活。因此當貝絲在第一任僱主幫傭約一年半後,用逃跑的方式來擺脫仲介對她的長期剝削。透過友人介紹逃離原僱主的她,很快就找到每小時時薪250元的清潔工工作,每天工作約四個小時就可以領到一千元。工作雖然辛苦,收入很不錯,她感到很滿足且省吃儉用扣除租屋及生活費,就可將剩餘的錢都寄回家鄉給母親。


墜入情網 卻是惡夢開始

    四年前,貝絲在外面打工的時候,認識了來自非洲迦納的黑人男友麥克(聽說他也是愛滋帶原者),因雙方都是逾期居留在台灣打工的外籍勞工,也都喜歡跳舞,所以在PUB認識後,經音樂及酒精的催化,「麥克」和貝絲很快的墜入情網。但她萬萬也沒想到,她卻不小心懷孕了,而她的男友卻不肯跟他一起面對,並在貝絲懷孕兩個月的時候不告而別。貝絲只好咬著牙挺著大肚子繼續打工,一直到快生產的那個月才休息。貝絲為了要賺錢養孩子,在生完小孩後第二週,她背著寶寶恢復打工。幸運地是她的七、八位原僱主,同情她一個女人還要照顧小孩,照舊給她工作及原來的待遇。一邊辛苦打工,一邊帶孩子,寶寶又經常在夜裡哭鬧,使得她白天工作的疲憊,無法得到充分休息。貝絲這樣長期體力透支及勞累之下,她終於昏倒被送進板橋亞東醫院,這時她的女兒心心則被安置在天主教的中途之家。貝絲的體重掉到30公斤,且不停的咳嗽,在院方懷疑下抽血檢測後,驗出她感染了愛滋病毒,病情嚴重必須立即接受治療。


來到關愛 重燃對生命期望

    經過二星期住院,因貝絲非法居留,無法取得健保卡,所以在病情尚未獲得控制下也必須辦理出院。出院後,她跟她的女兒被移民署安置到關愛之家。關愛之家基於人道立場,無條件並不無收取任何安置費用下,開始照護貝絲及心心母女兩人。關愛之家秘書長楊捷還特別安慰貝絲說:「別擔心醫療費用,安心養病,只要聽醫生的話,好好接受治療,一定可以恢復體力的;同時我們也會幫妳照顧好妳的女兒」。

    因貝絲咳得特別嚴重,無力照顧孩子,所以關愛之家將她安置在成人部,心心則和其他的婦幼部的孩子們生活在一起,只要有空楊捷就會帶心心和母親小聚。每次心心要離開的時候,總是緊緊地抓住貝絲纖弱的手,號啕大哭的要媽媽抱著她,捨不得跟媽媽暫時分開,心心雖然還不太懂事,但她卻擔心下一次就看不到她的媽媽。關愛之家的工作人員看了都覺得心好酸又捨不得,但我們也只能狠下心腸將心心抱離開,告訴淚珠一直掉下來的心心說:「心心要乖,不要哭…,媽媽累了需要休息,不要再哭了…,不可以吵她喔!乖…」因為我們都希望貝絲可以在回國前控制病情讓身體恢復硬朗。所以,五個月來,在關愛之家擔任全職志工的天主教高榮邦會的菲律賓籍傳教士李哈拿除了定期帶貝絲到醫院檢查及後續治療以外,同時也每個月幫貝絲籌募適合她服用的抗愛滋病毒藥物。

    貝絲咳嗽的問題經痰液及X光檢測中發現她感染了肺結核,經再次住院治療及我們的細心照護,貝絲雖然出院了,然仍得繼續服用結核菌的治療藥劑。愛滋抗病毒藥物的副作用及原本已很纖弱的她,需要更多的時間來恢復健康與體力。


心心感染愛滋 貝絲崩潰自責

    在四月份的時候,因為自從心心到關愛之家經常感冒,而且夜裡吃力的咳嗽聲常咳到吐。楊捷也覺得異常,而帶心心以自費的方式前往台北市立醫院昆明院區抽血做愛滋篩檢。檢驗報告出來,我們聽到了我們最不想得到的答案,醫生告訴我們心心感染了愛滋病毒,且病毒量高達七萬多、免疫球指數(CD4)也只有400多。在二年內若無任何治療,病魔可能隨時會奪走她的小生命。

    衛生署疾病管制局得知又一位因母子垂直感染而受害的兒童,心心一下子也成了疾管局關切的對象。根據關愛之家照護愛滋寶寶多年的經驗,我們很清楚小孩子的免疫球指數(CD4)只有400,差不多等於成人感染者免疫球指數(CD4)約100的數值而已。在病毒量高,免疫指數低的情況下,如果心心沒有立刻接受妥善的治療,小孩子的生命週期將會很短,大概一至二年便會面臨死亡。雖然心心在台灣出生,卻無法享受到台灣完善的醫療資源,我們也只能先挪用其他寶寶的抗愛滋病毒藥劑讓她服用,並四處籌措她後續必須服用的藥劑。

    心心的感染對於貝絲來說,就像晴天霹靂一樣,讓她不斷的自責,認為都是自己害了她。李哈拿也不斷的鼓勵她,要自己努力把病養好,體力恢復了才有辦法照顧女兒。然而,依目前台灣的法律規定,外籍人士如被檢驗出感染愛滋病毒或發病者,都必須限期驅逐出境。雖然關愛之家極力的幫她爭取,希望她們可以多留一點時間在台灣接受治療,但移民署及菲律賓經貿辦事處也無法抗拒法規的壓力,貝絲母女都必須在五月底前安排離開台灣。
    為了讓貝絲母女回國之後,可以繼續接受治療與照護,李哈拿積極的幫她們尋求菲律賓當地民間機構的協助。經過多次的電子郵件及電話聯繫,李哈拿還親自在五月廿二日提早一個禮拜返回菲律賓與當地願意協助的民間機構開會討論,以祈能順利解決她們返回菲律賓後續的醫療及照護的問題。


我們雖然不捨 也只能衷心祈禱

    在台灣難得見到如「心心」般一頭捲髮、擁有黑白分明炯亮的雙瞳、並說的一口標準華語的小黑妞,所以關愛之家在她來到台北文山婦幼部之後,她就成了大夥搶著合影留念的「小明星」,所以才五個月她已擁有200多張亮麗生活照。5月26日楊捷在辦公室整理心心的相片集結成一本相簿,送給貝絲做紀念。當晚楊捷回到文山婦幼部後,還買了蛋糕為下個月就要滿三歲的心心慶生,並為她們餞行。楊捷還召集了關愛之家的褓母們,準備許多禮物和漂亮的衣服給心心,並幫她們母女打包行李,因為5月27日一大早,她們母女就要被遣送出境。這時,大夥吃著蛋糕,雖然將高興掛在臉上,但我們卻壓抑著許多不捨與無奈。褓母蘇蘇難過的說,我們以後再也看不到心情不順、雙眼水汪汪、涕泗縱橫放聲大哭想要引起大人注意的小黑妞「心心」了!楊捷更是擔心「心心」無法得到最好的醫療,造成這個天真無邪的小生命無法活到長大成人。說著…,有些家人難過地躲到一旁哽咽、掉淚…

    2010年5月27日的早上,台北的天空不停的哭泣著,楊捷一個人開車送貝絲及心心去桃園國際機場。楊捷一路上不斷的跟貝絲說,要她堅強起來,好好的服藥跟病毒對抗,身體一定會越來越好,心心年紀還小,只有把自己的身體養好了,才有能力照顧她啊!楊捷陪著她們走到機場大廳將貝絲母女交給移民署專勤隊前,把身上的錢都掏給貝絲當零用錢。貝絲拒絕了楊捷說:「楊姐你跟Hana及關愛之家那麼多人都那麼地幫我,我真的不可以再拿你的錢。」楊捷堅持貝絲一定要收下來。她說:「錢不多,但可以買好吃有營養的東西給心心吃啊!」貝絲撐起病痛及瘦骨如柴的身軀,緊緊的抱著楊捷痛哭,哽咽地說不出話來…。此時,台灣的天空正下著滂沱大雨,似乎也哭著跟著我們一起不捨地送走貝絲與心心。

    目前,貝絲在菲律賓的母親及家人正高興要迎接她們母女回家,但貝絲的家人都還不知道她們母女倆感染了愛滋病,若知道了,他們能接受嗎?能有錢幫她們治療嗎?未來貝絲還有許多艱辛的路要接受磨難,除了身體的病痛,她心裡頭的委曲與痛苦能撐得住嗎?能夠多活三個月、六個月或一年了?或許台灣對貝絲來說是一個充滿回憶的傷心地,入境台灣的時候她並未檢驗出感染愛滋病毒,而今六年逾期居留卻讓她烙印了滿身的傷痕~感染了病毒。原本開心的以為上帝給了她「心心」當禮物,而今除了要面對愛滋病毒隨時都可能奪走她生命的威脅,在菲律賓還要承受對於小黑妞的膚色異樣的眼光與歧視,「心心」未來的命運想必比「貝絲」自己還乖舛坎坷。

    看著貝絲瘦弱沉重的步伐,牽著天真無瑕的幼女心心和專勤隊的劉姐走進移民署航警室內,楊捷的眼眶早已濕了,她看著她們逐漸消失的背影不斷地跟她們說…再見了,貝絲!再見了,心心!關愛之家的家人們衷心的為妳們祈禱…!!

回列表
 
下載檔案
 
   
  2017 年 10 月 18日 星期三
線上快速捐款
關於協會
 
愛滋新知
訓練課程
上方為次選單
  社團法人台灣關愛之家協會  Harmony Home Association, Taiwan
TEL:+886-2-2738-9600 (代表號)   FAX:+886-2-2738-9903
ADD: 11054台北市信義區崇德街66號  版權所有©2010 Harmony Home Association, Taiwan   瀏覽人次:3450867 人